“厚报焦虑”与“薄报”的市场机会
刘鹏